李肆

漏水

哎有篇原创发错号了哎
那就转载一下好了

李肆lily酱:

因为厕所头顶一直在滴水而来的脑洞
*取材真实经历



漏水


01


滴答,滴答,水一直往下滴。


我在上厕所,所以没有理会它。


滴答。


啊.....又滴下来了。


我摸了摸头顶。


每次都可以感觉到,有一滴什么东西滴到了头上,啪嗒,穿过发丝,打到头皮上。但是用手摸一摸又没有湿意。


算了。我收起手机,准备离开厕所。


姐姐打来了电话。“......啊?什么漏水?”我模模糊糊的应着。家里好像漏水了,在房顶上。


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这个地方的房屋渗水。“但是啊,已经渗的很严重了啊,”表姐在电话那头抱怨着,“真是的,物业怎么回事啊。”


挂掉电话。麻烦。谁有空听这些东西啊,我的论文还没有写完。


手机亮起未读消息,打开来看,是表姐发过来图片。真的,在墙角处一大片洇开的痕迹,还有些泛黄,墙皮痉挛着皱了起来。


有点恶心。我关掉了手机。


说起来,家里楼上的邻居确实是很奇怪的人,记得两年前有几天楼上总是传来丁零哐啷的声音,但是又没有装修队。当时我在准备考试,就上去敲门表达了一下意见,开门的人倒是很和善的道了歉,之后就没声音了。沟通一下,渗漏这种小事很快就会解决吧?


消息一下又一下的闪着,是姐姐在抱怨物业和装修队的相互推脱。她说楼上的不在家,想等他回来了两家沟通一下,拆掉地板和天花板重新调整。无所谓吧?这种事。我也了一眼手机,继续打着字,修订资料。


电脑持续的,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室友们都不在。明明都五月了,却又突然降温,风从阳台吹过来,我觉得有些冷,于是关掉门。


楼上的同学在大动干戈,好像在扔东西。说起来,我们宿舍的东西也快放不下了。她们拖着塑料袋往下走,从悬过一半的门帘后面,看到交错的腿和蓝色红的塑料拖鞋。


“上届的学姐真是的,为什么还会有篮球留下来啊,都瘪了。”


“篮球?女孩子还玩篮球吗?”


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


好累。伸个懒腰,准备睡一会。


02


手机传来嘈杂的通知声,于是困倦的睁开眼睛。已经是隔天了,我居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果然写论文是耗费心力的事情。舍友都已经在活动了,两个人躺在床上,插着耳机看着视频,还有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面做英语听力。


起床喝了杯水,昨天的周黑鸭还没有吃完,我慢慢咀嚼着。姐姐依旧在给我抱怨着房子,楼上的人还是联系不到,可是洇开的水渍已经有点扩大了。


我起身去上了个厕所。


滴答,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真是的。


说起来,昨天搜资料的时候又搜到我们学校的恐怖传说,就是每个学校都有一个的那种。还没看就去睡觉了……那就先点开看看吧。我一边点开网页,一边自我安慰着,仿佛自己没有不认真学习似的。


嘁,无聊。我关掉网页。只是单纯学生失踪的校园怪谈而已……也不算怪谈,只是一个几年前的旧新闻。说起来,失踪的是个男生啊,真奇怪。


03


有的时候时间跑的比闪电博尔特还要快,我焦急的打着字,论文还没有写完,可是离截止日期已经又近了两天了。手机激烈的闪烁着,看起来姐姐也越来越烦躁,楼上的人依旧没有回来。“再这样我真的要直接拆屋顶了!”她如此宣称。“那就拆呀,”我漫不经心的回复,“楼上的人不是很难说话的样子哦。”


“啊啊!”舍友有些不爽的从厕所出来,“怎么回事啊那个厕所!有水滴下来!”


“一直在滴水啊,那个厕所,”我关掉电脑,爬上床,“无所谓啦,可能是热水器的事情。”


“可是热水器不在头顶啊……”舍友的抱怨被我拉过被子的声音盖过,睡觉重要。


04


论文终于交上去了,我真是松了一口气。这个周六周末得回一趟家,因为姐姐要拆屋顶了。楼上的邻居还没有出现,但是我家的洇水不能再等了,必须修理。


我到的时候施工队已经在场了,我穿过他们,走进家里。很明显的一大片洇水堂皇的暴露在厕所和洗漱间的墙上,甚至有点滴滴答答的往下漏。


滴答,一滴水打在我的鞋子旁边,溅起了一些尘印。


我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等着姐姐和施工队处理完这些东西。


突然,传来姐姐近乎惨烈的变了调的叫声。我冲了过去,却又直直刹车,差点蹦出去。


一只腐烂的变黑的手骨砸在地上,缠绕着一些发丝。拆开了一半的吊顶上,垂着一个黑漆漆的骷髅。


后面的一度很混乱,幸好警察来得很及时,控制住了局面。毫无疑问,我楼上的好邻居是被抓了,看着和和气气的一个职业女性,居然是杀人凶手。反正之后怎么样我也不是很清楚,那具尸骨似乎是她的前男友吧?怎么说,爱情真是太可怕了。


她杀了人,就把人砌在了地板里面,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卡住的地方越来越不牢靠,水管也出了问题,开始漏水,这桩杀人案件才露出水面。


说起来,她好像还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呢。


05


不管怎么说,安慰完花容失色的姐姐。做完笔录,周一还是要回学校上课的。毕竟我只请了两天的周末假。


论文写得不错,老师给了Aplus,这应该是个安慰了。上完课,已经到晚上六点了,天有些黑。回宿舍的时候多喝了些水,有些尿急。


滴答,水滴到了头上。


“怎么回事啊,那个厕所。”我甩着手上的水随口抱怨了一下。


“不知道啊,好像是.....漏水吧?”

评论
热度(8)
  1. 李肆李肆lily酱 转载了此文字
    哎有篇原创发错号了哎那就转载一下好了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