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colourful】❷⓪


脸色苍白的寸头男性双手插在白大卦的兜里,愣了一会,开始在实验室慢慢走动。
他只是一名最普通的研究员,甚至因为少言寡语而有些受人排挤。就去了一趟洗手间的功夫,他被撤退的人落下了,他将陪着这所罪恶的地底机构埋葬在深处。
门外的枪声,惨叫声影影约约,好像渐渐的越来越近。
他不能在纠结了。懦弱又沉默的研究员仿佛下了某种决心,开始排线。
“把门打开!”实验室的化合钢门发出了被撞击的猛烈声响。
“fxxk!白痴!撞开它!”
他开始设置各种数据。
“突突突突突———砰!”
残破的门轰然倒地,达姆弹打中了罪恶的实验室中最后的反派,把他炸的和门一样稀烂——可是正义的利刃来的还是迟了点。
............................................................................
“麻烦了,”坚冰一般的灰色眸子眯起,“他把线和武器库那边连到了一起,哪边出了事,整个研究所都会上天。”
“更重要的是,还是计时的。”库丘林叼着烟,盯着跳动的数字,恶狠狠的咬住了烟把。
“我们的拆弹专家呢?”
“去见上帝了——但愿上帝能拼好他被激光切碎的尸体。”蓝发猎犬毫无同情的回答,“但是Archer你不是会拆弹吗?”
Archer看着深深浅浅的灰色电线,“现在大概有点难度。”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传呼机突然响起来。
“[0528,0528报告!军火库这里出现剧烈反扑!人数—滋滋—50左右,大型武器—滋滋—持有—]”
“库丘林,你去观察一下,一定要控制住军火库的状态。”
蓝发的男人道了一声了解,快速的奔向军火库。
麻烦了,Archer放缓呼吸,冷静下来。设置炸弹的家伙很厉害,临危不惧且思路清晰,密密麻麻的布线完全藏住了火线零线,同时这是一个触发-定时混合弹,更糟的是他看不到线的颜色。
银发的男人咬了咬牙关,太阳穴鼓了起来。
还有十分钟,当然,如果他不够谨慎的触发了,那么就和十分钟没有什么关系了。
“[滋——Archer!听得到吗!]”库丘林的声音随着电波传来。“[我说!你那里先撤退吧!我们这里也会后撤,把这帮临死反扑的蠢货和炸弹一起埋在这里算了!]”
“不可能。”Archer冷静的回答,“如果这个地下军火库炸了,地表震幅相当于八级地震,大量平民都会因此死伤。”
“[你他妈的——是白痴吗!]”带着电流和嘈杂的枪声的怒呵传过来,“[只要这边的军火库出一点事情,你就先被炸成烟花!给老子先他妈的撤退!]”
啊啊找到了,Archer看着他视野中几乎相同的灰色的零线和火线。
“老子当你他妈的撤退你听不见吗!”库丘林抹掉脸上溅上的血迹,对着对讲机咆哮。
“[不,我绝不会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牺牲的平民之上。]”从对讲机里传来的守护者的声音冷静平稳的近乎冷酷。
Archer看着带着电和火花的计时飞快的倒退,心里想着,果然和幸运E一起行动会倒霉吗。
蓝发的男人又向对讲机骂了几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他一枪崩掉了一个扑上来的杂兵的头,眼里淬着硝烟味的怒火。
“给老子把这些渣滓赶紧干掉!磨磨唧唧的等什么呢—fuck!”
剧烈的震荡使所有人站立不稳,摔在了地上。库丘林抬头看去,实验室那里爆发了更大的震动和火云。
to be continue

评论(5)
热度(13)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