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三个字形容吧?考砸了。说真的我只会学习了啊,那么考砸了该怎么办呢。

no title

“我说,Archer,”蓝发的枪兵撑着脑袋看弓兵做着料理,“你的愿望是什么?拯救人类?”弓兵切菜的手顿了顿,“不过是被迫执行的工作,算不上什么愿望。”

枪兵换了个姿势趴在桌子上,“哈……说白了,你的愿望就是希望所有人都幸福吧?所以幸福是怎么界定的?”

“幸福,是[满足]吧?”弓兵把切好的菜整理归类,“人类正面的情感不外乎几种,亲情,友情,一切令人满足的情感。”他开始往锅里倒油。

“有道理啊,但你漏了吧?爱情呢?”枪兵懒洋洋的补充。
“多巴胺,苯乙胺,后叶催产素。有效期十八至三十个月。”弓兵的声音带上一种金属制的冷酷与轻蔑,“我以为神代的多情英雄对这种东西深有体会。”他停顿了一瞬,“带来痛苦的情感,不是幸福。”

“果断地否定啊,但大部分人都在歌颂吧?暗恋的青涩甜蜜什么的。”

弓兵盖上锅盖转过身,“啊啊,果然是光之子说出的话,不为人知的心思,苦涩无望的注视追逐……呵,你想说的是被暗恋的人很幸福吧。”他嘴角勾出一个恶嘲的笑,“说到底,憎恶嫉妒痛苦愤怒贪婪等等一切的感情不都来自于所谓的爱情吗?这种万恶之源的东西,不如做个小手术切掉。”

“好吧好吧我输了,”枪兵稍微做出投降的态度,“回归正题,就像回应众人的神必是全知全能的,那么为了全人类的幸福奔走的你,Archer,理论上不应该体会到完全的幸福?”

“白痴。”Archer转回去调了调火候,“我就类似于阿赖耶这个保障人类安全的系统里的一条程序,执行命令,完成任务,和你所谓的幸福有什么关系。”

“所以贯彻着自己理想的你并不幸福。”枪兵打了个哈欠。

“哦,精辟的论调,那么光之子大人,能否带着您的高论走开,不然今晚大家吃到的饭会下降到可悲的不幸福的地步。”Archer冷笑一声开始赶人,“说到底,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么无意义的问题?”

“谁知道呢。”爱尔兰的光之子从座位上离开,“饭好了叫我。”

Archer皱起眉头看着他走到庭院里和大小姐他们说笑,又收回视线专注在料理上。

说到底……幸福是什么呢。

亲情。

卫宫士郎从大门口走进来被凛叫住说着什么。

友情。

樱递给伊莉亚一本书,两个人高兴的笑了起来。

一切令人满足的情感。

春日阳光正好,融融的洒在院里。

还有……爱情。

才四日间第二天啊。

所以说这个蠢狗在问什么呢。


评论
热度(30)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