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colourful】❶④

        女性是很温柔的长相,娴雅的大家小姐样子。

      「 有一个追了很久没追到的女孩儿叫埃梅尔,后来就放弃了。」

        就是这位艾梅尔了吧?archer回想了一下库丘林的"婚前透家底"。难得啊,居然有这只种狗没追到的女孩儿。"那么我去其他地方转一转。"archer开口打破气氛,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纤长微翘的睫毛颤了颤,女性浅冰蓝的眼瞳里盛着丝丝缕缕的情绪,  

      "库丘林…好久不见了。"

       开口是温柔微低的嗓音。这类女性,是能让人想到带着热度的初夏,放肆的学生时代的陈旧回忆的那种,俗称初恋或暗恋。当然对库丘林不是那么回事儿不过也差不多——第一个认真动了心却没追上的女孩儿。

       也许还带了一丢丢的两情相悦、再别重逢、消失的阻碍隔阂、经年的沉淀什么的,三俗言情剧第二季的标配。

       第二季一般是迫于观众期待不得不拍的happyending。

       老子可不是男主角。脑子里莫名闪过这句话,库丘林又挂回了他爽朗的笑容,

      "是来旅游兼参观母校的,也太严厉了,怎么,连自己种的玫瑰我都不能碰了?"

      "我…大学毕业之后就留校了,目前是植物学讲师,"纤细的手拂了拂褐栗色的头发"毕业后的好几年这些花可都是我在照看,可不算你的了啊。"

       两人沿着花圃间的小径慢慢走着,"你现在怎么样?"艾梅尔顿了顿问道,"不会真像你自己所言当无业游民了吧?""那到没有,只是还不想继承家族事业,算是在外国打着工吧。"库丘林含糊的混了过去,"啊对了,你爸爸怎么样,还好吗?"

       女性侧头看着他,"父亲慢慢也在让哥哥着手事务了…以前的事,我…代他向你道歉。"

       库丘林屈了屈手指摸摸口袋里的烟又放了回去,只是笑了笑,"也无所谓,都过去了,当时算我冲撞长辈,年轻莽撞了,他不放心我也有道理。"艾梅尔听了这话心情有些复杂,她默默注视着身边的故人。几年的时间没给他讨人喜欢的外貌留下什么痕迹,更加成熟的性格反而增加了吸引力——和以前那个为了她种下几千朵玫瑰的毛头小伙子完全不一样了。

       "库,"她突然开口,唤了他们最相熟时的昵称,库丘林怔了怔,微微眯起眼看向她。

       "库,我问你,你还敢不敢摘那些高墙里护着的白玫瑰,哪怕被栏杆的铁刺伤到?"

       真可爱啊,温柔的,含蓄的,又执着坚韧的女孩。从相貌到性格都是老子的菜。从只是追着玩玩到认真再到罗密欧朱丽叶的程度,是真心想以结婚为目的的。库丘林的目光扫过她褐栗色的微卷的头发,透着红的白瓷一样的肌肤。"艾米,"他看到女孩儿因为称呼而抬头看向他,"艾米,冒着风雨在荒原守候到的野百合的香气不是更难得吗?"

       女孩吁了口气,又遗憾也有释然。几年过去了,也不能指望对方一直为一个拒绝他的人守候。她又带回了温柔的笑意,"野百合吗?库,结婚的时候可一定要请我,好让我见一见这位收服你的小姐。"

      "结婚的时候当然会请你了——不过你已经见过了,野百合。"

      "见…过了?"艾梅尔微微睁大眼睛,有些不解。

      "往前看,那里啊,野百合。"艾梅尔顺着库丘林所指的方向看去,小径尽头,白发的男性正低着头观察兰花。



评论(4)
热度(29)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