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汪酱生日快乐!还有求你了给我一只狂王吧叫你一声爹啊卡池!


【colourful】❶③

       至于都柏林,其实并没有什么特色,标准的西方商业都市,和那些大城市的天际线和城市轮廓都有一种类似感。要说有什么特别,那也只有全民热爱的绿色装饰了——这是archer看不到的。

       …都柏林大学。库丘林在门卫处登记,archer站在正门前,打量着这座学府。因为是假期,学校显得很宁静,带着历史的陈旧感。

       蓝色头发的男人走过来,勾着他的肩走进学校。

      "家族那里姑且不想回去,就来这里回顾一下好了,老子的大学生涯啊。"库丘林微微带着对轻狂年月的怀念。

      很漂亮,整洁干净,丧失的色觉对洁白的石质建筑没什么影响,阳光洒出好看的阴影。"上完大学加上家族训练,直接参与家族事务不是很好吗,接受盖亚的邀请干什么。"archer突然开口问道。

      "那种生活才不是老子的啊——盖亚说的没错,我注定是个战士。"库丘林的回复给的很快,"危险,战场,才是老子的属地。"

       archer皱了皱眉,"自己找死。"

      "你这算是关心吧?"犬类凭借敏锐的直觉已经能正解archer话语掩藏的含义,他的反应很快,在对方说出什么刻薄话之前迅速转移话题,"啊到这栋楼了——教金融的老爷子对我一直恨的牙痒痒,不过谢谢他可爱的小孙女,老子的专业课还是过的。"库丘林帅气的长相在阳光下看起来温柔又专情,archer冷笑一声,"那还真是为你哄骗过的小女孩儿们感到不值啊。"

       库丘林耸耸肩,"大部分都是好聚好散——老子可从来不欠什么风流债。"他侧头贴近archer的耳朵,"不过老子不太想和你好散,我说,archer,一辈子愿意的吧?"

       真是莫名其妙,似乎没有任何铺垫又似乎埋藏了很久,骤然又激烈的感情——而似乎一直以冷静著称的自己也有些沉溺其中了,一再的退让,开放着私人空间——现在又被妄图着要求长久。

       archer敛了敛神色,想起了女孩那句算是尖刻的建议「既然决定在一起了,为什么不全心全意?」。

       自己的犹疑连不熟悉的人都看得出,对方不可能感受不到。库丘林的神色看起来坚定又专注。「学长先生可是认真的」。

       那么我这边也…

       阳光灿烂的刺眼,archer垂下眼帘,"做着这种不保朝夕的工作,奢求什么一辈子。"

       感知到背后的肯定含义,提议的男人笑起来,

      "那就到死为止吧。"

-------------------我对换场景过渡无能为力,分界线(・_・;---------------------

      "喔,温室花圃。"库丘林领着archer向一边的玻璃建筑走去。看着他大喇喇的推开玻璃门,archer皱了皱眉头,"这种地方能随意进?"

      "完全没问题以前老子和…以前老子常来的。"库丘林含糊的混了过去,archer颇有含义的瞟了他一眼,没有追问,都不是喜欢纠结过去的人。比起外界春季的微凉,温室里带了植物和泥土的热度,本该没到季节的晚玫瑰开的很盛。

      "你们的植物学教授很喜欢玫瑰?"大片大片一眼望去各式的玫瑰占了三分之一。

      "有学生种的…情侣或者试图成为情侣而玩的小把戏。"库丘林拉着他往里面走去,"老子还为了某个女孩儿种过一片。"他们在一块篱围起的花面前站定,"呦,居然还在。"花的长势很好,盛开的含苞的绿叶的层层次次。

       archer辨别着花色,入目是深深浅浅一片灰,"这些,都是什么颜色?"库丘林颇为自得的笑了笑,"其实很好分辨,老子当年是从里往外由深到浅种出来的…深红,正红,浅红,粉,黄,白。"他弯下腰想要触碰一朵半开的花。

      "先生,请不要触碰,花朵是娇弱的植物。"可能是管理员或者什么的女性走过转角,正看到库丘林的手快要搭到花瓣,急急的出声提示。archer转过头致了歉,库丘林收回手抱怨,

      "什么啊,老子自己种得花都碰不得了?通融一下嘛这位…呃,艾梅尔。"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虽说嘴上喊着要撒糖撒糖,还是忍着ooc的隔应撸了一些微妙的心理感情推助…

这微妙的小言感,是我的锅么。

前面诡异生涩的剧情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哎。

后面还好长…a bit of hopelessness

我要坚持下去,干巴爹!p(^_^)q


评论(9)
热度(20)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