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好尬啊这张……跳过也没关系哦不看也可以!

【colourful】❶② 

        到底樱送的礼物还是用上了。

        其优点就是,早上archer不需要去做他一点也不熟练的清理工作。

        所以说酒足饭饱思淫欲这句话不错,至少最后archer自暴自弃的放弃抵抗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主动了,对他而言。

       不过人一旦清醒过来总会为他做过的傻事后悔。

       不舒服。archer往被子里缩了缩,感觉到了皮肤直接接触被面,他有些茫然的睁开眼。昨天受酒精影响的神经反射完全慢半拍,然后就…

      "库丘林!"白发的男性咬牙切齿的想坐起来,又嘶了一声躺回去,于是他干脆利落地把罪魁祸首踹下床。

        所以说人一旦清醒过来总会为他做过的傻事后悔。

        archer不外如是。 

        库丘林头磕到地面,嚎了一声揉着头起来,抬眼看到施暴者坐在床上抱臂冷笑着看着他。说是冷笑也牵强——眼角泛红,嘴唇也有些肿,再加上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零落的痕迹——库丘林又爬回床上抱住了昨晚的纵欲对象。

      "archer——我的archer,如果你还想上午就从床上起来,还是不要乱动,"他的手沿着archer光裸的脊背下滑,停留在腰部,"难受?"

      "唔。"被按摩着腰部,加上某个部位的异样感,稍微有些别扭和难堪的archer干脆用嘲讽来掩盖,"技术这么差的话,真是怀疑你到底行不行啊发情犬。"

       被唤做狗的男人微微眯了眯眼睛,目光逡巡在初尝过的美味上,"怀疑的话,也不介意让你明天再从床上起来哦。"手指正在按摩的躯体僵了僵,却再没说什么含讽带刺的话。

       昨天做到最后声音发软的说「不要」的究竟是哪一个啊,archer,技术不行这种话,还是放到下辈子吧。

       总而言之上午办理退房手续的时候,从外表看,archer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库丘林盯着对方冷静淡然的样子,有些遗憾。

      "先生并没有损坏房间器物,那么还是按照优惠价八折算,"路易莎站在柜台后报着账,她瞟了一眼远处正站在行里边抽烟的库丘林,靠近了从钱包里拿卡的archer,"那个…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一下。"

      "请问。"archer输着密码回答。

      "和库丘林学长先生,是一对?"女孩儿笑眯眯地问着,archer的手顿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很默契的感觉,完全是容不下别人的气氛啊。"女孩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超明显的好不好」。

      "唔,算是吧。"白发的男性有些不自然的承认了两人的关系。反正那只狗听不到。

       路易莎摸摸自己的头发,"库丘林学长的花名在都柏林大学也是上下绵延好几届啊…「光辉之貌」迪卢木多男神啦,「光之御子」库丘林啦都是明星学员啊,显然现在学长收心了?"她抬手制止了archer的张口欲言,"女孩子对感情很敏感的,库丘林学长绝对是真心实意对先生你啊,反而是你一直有所顾虑的样子,既然决定在一起了,为什么不全心全意?"

       一口气说完一大串话,路易莎吁了口气,"虽然我本身没有什么恋爱经历,而且说这些也确实莽撞了,见谅。"

       archer愣了好一会儿,歉然回答,"想不到有一天会因为感情问题被人提意见…"他往库丘林那里深深的看了一眼,"我…会想想的,那么再见了,路易莎小姐。"路易莎向他露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挥手道别。

      "喂,抛下老子在那里聊了什么啊?"在行李旁叼着烟的男性等的有些抱怨。"聊了聊你在都柏林大学绵延数届的花名,"archer不动声色的回答,"所以去都柏林决定要参观一下你的情史。"他提过行李快步往车边走去,留下库丘林大呼小叫的表着忠心在后面追上来。

       连这种话都信,果然狗的脑容量比较小吗,archer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听着蓝毛犬围在他身边吵吵嚷嚷,心情莫名的好。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我没有18cm,所以这是短小的过渡章。(・ω・)

后面剧情还有好长,一直撒糖不会腻吧?(=゚ω゚)ノ

这就是一篇秀恩爱甜文,写了让自己高兴的那种无脑糖

原创推剧情人物也请食用吧,路易莎她就出现那么几章…

毕竟,懂得,复习的时候脑洞开的有点突破天际,可能苏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玛丽苏\汤姆苏\杰克苏


评论(1)
热度(23)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