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糟糕糟糕糟糕存稿没了没了没了!所以憋了两天啊哈哈哈哈……啊啊啊想快进想写帅气剧情!


【colourful】❶⓪  

       archer停在门口,有些恼怒。蓝发的男性连忙举手投降,"这可不是老子安排的,我只说了要一间朝海的房子。"     

      "那么很简单,再找老板娘搬张床。"archer面无表情的就要往大堂走,库丘林连忙一把抱住他,"别啊archer——在家里不都睡的一张床?"

      "那不一样,在外面会——""会引起误会?"archer有些微怒的话被库丘林打断,他压着白发男子的头靠近自己,"你是不是还自欺欺人的觉得我们是「朋友」关系?先不说美狄亚的论断,archer"他的唇贴近对方的唇瓣,"你会和普通朋友接吻?再这样别扭,老子就要采取过激手段了啊。"红色的眸子闪着危险而激烈的光,archer感到自己的意志软化了。

       "耳朵红了哦。""烦死了蠢狗!"

        事实证明,毫无经验的archer是不可能磨过老司机库丘林的。

       "走吧archer,老子带你去看风景。"放好行李,库丘林拉着archer出了旅馆向海边去。

      从旅馆到海要穿过巷子,遍布着青苔,飘散着濡湿的海腥气。人声隔着墙朦胧的传过来。很安静,安静得只剩下两人窸窣的脚步声。archer看着前边带路的人扬起的苍蓝色发丝,计算着他们路过了第几个巷口。

      "你很熟悉这一带?"在他们在第五个口转弯时,archer看着对方轻车熟路的步伐,忍不住出声。 

      "当然,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会在假期和朋友一起从这到海边烧烤还有看穿比基尼的漂亮姑娘…我一般会约上某个度过美妙的夜晚。"

      "我以为你是在家族训练。"

      "大学文凭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库丘林耸肩,"混几节必修课几个学分…到处都不缺少喝酒泡妞的朋友,老子毕竟待了五年。"

       是啊,五年。archer略略有些走神。本以为余生就作为雇佣兵继承着切嗣的愿望度过了,再也不用看见那个臭小子,没有想到在中东会遇上凛,又被阿赖耶拉进组织…然后又和这只蠢狗纠缠不清。

      "这么一说,那么长时间没有参与你的人生,还稍微有点遗憾。"库丘林突然开口,后退一步,不顾archer条件反射般的躲避握住他的手,"初中、高中,都是一起过的。"他笑了笑,"那时候老子是真看你不顺眼,看到你就想揍一顿。"

      "彼此彼此。"archer不客气的回复,"当时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吵吵闹闹傻不拉叽。"

       突然安静下来。

      "你还记不记得…呃…那个晚上?"库丘林组织着语言。

      "哪个?"archer显得有些困惑。

       库丘林翻了个白眼,"和你玩含蓄然后看着你装傻是老子太蠢——那个晚上,高中毕业都喝多了你把我送回家结果我把你上了的那个晚上。" 

       archer屈了屈手指,但手被库丘林紧紧攥住抽不出来,他自顾自地说,"当时老子都准备说我们试着交往看看怎么样了,你就直接去了中东——后来再见面的时候也装的跟没事儿人一样,当时老子就在想,你他妈什么意思?"

       archer张了张嘴没说话,库丘林也没在意,他拐过一个小弯,"喏,到了,老子以前常来的地方。"

       视野陡然开阔,喧嚣的笑闹声清晰地传来,沙滩上散布的都是人,小孩尖叫着笑着踩着水,女孩戴着墨镜趴着试图晒出小麦色。脚下地面从石板渐度到砾石再到软绵绵的沙滩。archer感受着不稳的脚步,不大适应的皱眉。

       "感觉怎么样?"库丘林侧着头,海风把头发向后吹起。archer乘机挣开他的手,如实回答,"都是人,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没情趣啊archer——"库丘林改为勾着archer的肩,"热闹的地方,才好玩。"他用手按着archer的头转了一个方向,"看那边,冲浪的人。一般来说,脱了上衣去海里玩那么几次就有女孩儿对着你尖叫然后搭讪要手机号。看,那几个姑娘不就去了。"

       男人凑在他的脸颊旁边,鼻息清浅的撒在脸上,嘴里滔滔不绝的传授着泡妞的方法,时不时还颇有兴趣的给他描述一下看到的漂亮女孩头发,皮肤,眼睛和穿的泳衣的颜色。这个蠢狗到底是带他来看姑娘的还是来看风景的啊。archer虚虚盯着海岸线,感到情绪起了些皱,就像猫抓起的,毛衣上的绒球。

      "这么感兴趣的话,找一个像以前一样度过美妙的一晚啊。"archer忍不住开口,带着嘲讽的说完话又有些后悔。听着就像…吃醋一样。库丘林转了个身,在他旁边倒着向前走,"你这算是吃醋啊archer——"

      "不是。"

      "不管,老子记住了。"男人带着某种计谋得逞的笑意,archer顿时明白了他之前动作的含义,"你故意的?呵,果然是狗干出来的事。"他用尖锐的话语掩盖着泛起的羞恼。

      "不过说真的,你一直对女性无动于衷啊,要不是你喜欢过凛,老子都要以为你天生就是弯的了。"

      "我没喜欢过凛,你为什么会以为我喜欢她?"archer相当深刻的皱起了眉头。

      "因为项链?那不是小姑娘的传家宝吗,一直在你手里你们两也没说什么。"红色的眼睛里明晃晃的写着「老子又不介意你就不要否认事实了」。

      "红宝石项链啊…那个是以前当雇佣兵的时候有一次伤得挺重…大概是盖亚派到那边去试炼或者干什么的凛撞见了,慌手慌脚的给我做了包扎,就把项链丢我这里了,后来才发现凛居然是和队伍失散,又带着她找她的队伍,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小姑娘嚷嚷着要拯救我什么的,项链也一直没还…"archer低头看着项链,陷在回忆里的眼神温暖,"之后就是,莫名被阿赖耶邀请加入组织,遇到樱,阿尔托莉亚她们,发现伊莉亚也在…还有那个死小子。"archer阴沉了下来,"明明给他计划好了出路他偏偏要成为什么正义的伙伴…不听话的小崽子,杀掉算了。"

       "伊莉亚?爱因兹贝伦家的伊莉亚丝菲尔?你以前就认识她?"库丘林及时地提问成功拯救了卫宫士郎的108种死法。

       archer停止回忆,抬头看了他一眼,"养父的亲女儿。"言简意赅地回答,"所以为什么会以为我喜欢凛?"

       "解释清楚就不那么以为了…啊啊,这样老子果然很遗憾没有参与你五年的人生啊,"库丘林将手枕在头后,脚下不停的带着archer远离人烟,"五年啊…老子就是在大学,家族训练,被老爹带着扩人脉,女朋友们大部分好聚好散,遇到过两个疯女人,一个叫梅芙,一个叫莫瑞甘,好不容易才摆脱,有一个追了很久没追到的女孩儿叫埃梅尔(emer),后来就放弃了。"他顿了顿,

      "不过都无所谓,老子最在意的,还是archer你啊。"宝石红的眸子看过来,目光热烈而真挚。

      "你觉得我听了你如此混乱的情史还会相信这种哄女孩子的鬼话?真有自信啊,种狗。"archer面无表情的歪了歪头。

      "老子这叫结婚前的透露家底…我们到了。"

       库丘林的'到了'把archer的'谁要和你结婚'堵回肚子里。

       他抬起头。

        令人心旷神怡的空阔——即便看不出什么颜色,仅仅是阳光撒在灰黑的礁石和灰白的海面上,archer还是有了这种想法。

        随着他们一路的聊天,库丘林将路带的越来越偏,最终到了这个地方。完全没有人迹,声音也听不到了,海鸟清越的鸣叫伴着哗哗地海浪一拨一拨拍打到礁石上,溅起细白的浪沫。没有沙滩,海水直接浸漫上砾石地。稍高的峭崖上,有小草坚韧的长出来。

      "早就料到你不会喜欢沙滩,这里才算是,老子的私人领地啊。"库丘林笑着,拉住archer的手,"往上走走。"他带着archer沿着缓坡爬上峭崖。

        高处海风有些大,猎猎的风吹乱了archer一丝不苟往后梳的头发。

       "当年开着汽艇出海迷了路,老子才发现的这个地方——没有假兮兮的沙滩,这样才算是爱尔兰的海岸,漂不漂亮?"库丘林盘腿坐下,拍了拍身边的空地,archer跟着坐下,往前眺望。海浪打在崖下,他几乎感到了水珠溅在脸上。确实,非常不错,那种野性而强悍,汹涌澎湃的自然伟力——他无可抑制的想到了身边张扬肆意的家伙。

      "还行吧。"archer给了回复。"啊啊,要是你能看到颜色就好了,"库丘林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没有污染过的海水,非常好看啊。"他把archer往后一拉,倒在地上。

      "你干嘛!"archer猝不及防被拉倒,想坐起来,却被库丘林牢牢圈住,"坐了那么久飞机,老子累死了…陪我睡一会儿。"

      "果然蠢得像狗一样,在这里绝对会感冒吧?回旅馆去啊!"

      "不要,来来回回太麻烦了,等会儿这有很壮观的落日…就一会儿,我保证你能睡着。"他把archer的头往自己颈间一按。

       archer在发现自己完全比不过对方的蛮力后,无奈的放弃挣扎。他被库丘林环在怀里,呼吸几乎交融在一起。对方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和火硝味悄悄的进入着自己的私人空间,令人安心的泥土气息和涌动的海浪声传入感官…是有些累了。archer闭上眼睛。

      "烟抽太多了,蠢狗。"

       对方没有回答,胸膛随着呼吸规律的起伏。

       那么,就先休息一会吧。

       ……

       "archer…archer,时间到了哦。"男声传入耳朵,archer带着迷茫的睁开眼睛,一下清醒过来,翻身坐起,他有些懊恼。明明是不赞成露天睡觉的,结果自己反而睡的更沉,而且毫无防备。不,不如说,只要这个蠢狗在旁边,潜意识里的警惕性就下降的可怜…啧,不是好兆头。他把垂下来的刘海理上去。

       库丘林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以前就想说了archer,把刘海放下来,不是更好看吗?"

      "会让人一眼看出和卫宫士郎是兄弟,很烦。"archer确认头发又变的整齐,转头看向他,"什么时间到了?"

      "日落啊!看。"库丘林有些兴奋的示意。archer扭头,屏住了呼吸。 

       光——大片大片的透红的光铺张开来,尽力的辉煌的延伸到每一处。正是因为其他都是黯淡的灰色,越发显得大而红的太阳映出的光影带着凄凉又堂皇的史诗感。

      "你可能看不全,所以听啊,"库丘林低而悠长的声线响起,

      "天空完全被染成金红色了,大团大团的絮状的云也是,亮的地方金白,随着影子渐度到金红。海鸥在飞,翅尖儿带了蓝黑,纯白的羽毛有着暖橘色的绒边儿。往下看,最漂亮的,是海啊,仍然是它自己的透明的蓝色,越靠近岸——因为下面黑色的砾石——颜色越深,也是透明的。波浪随着风涌动,扬起的浪花有粼粼的碎金色,闪着,又消逝。听到汽笛声了吗?渔船在往回赶,远方的天边,已经有了夜晚的深蓝,灯亮了。很美丽的景象,是不是?"

      他伏下身,靠近archer耳边,

      "And you are even lovelier than the scene ,my beauty."

     "…哄女孩子的话,你也说得出口。"archer微微垂着眼看着下方的海面,"海确实很漂亮。"

     "你看到了?"库丘林讶异的挑眉。

     "在你描述的时候慢慢的显色了,不过很淡,而且目前只有海。"archer微微眯着眼睛。趁对方唇齿开阖,lancer凑过去交换了一个吻。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坐着,看沉默的黑夜覆盖了最后一丝阳光。

       灯塔明亮起来。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这文风…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_・`)

感觉没写出想的那种感觉(−_−;)

伐开森。

的啦我就只能用对话推剧情了…我就是个小辣鸡(; ̄ェ ̄)

汪酱你在archer感情那么摇摆的时候爆这种种马历史真大胆…这么渣,不愧是我男神嘿嘿(((o(*゚▽゚*)o)))

这种二流言情剧的布局…

马上,马上有拉灯车了,我要挺住不放弃!(´・Д・)」

emer是伏笔哦,想想【colourless】!…唉,同样的时间遇到同样的人,不同的选择和不同的结局…

这么一说,不会还有被梅芙变成狂王•库丘林的平行世界和被莫瑞甘搞死的世界?噫,可怕。在下只能保证colourless了,三个be会虐死我的。

汪酱的师父斯卡哈,老爹鲁格,母亲黛克泰尔都不会出没了,人太多太累,我不是曹雪芹施耐庵。

几个把握得住性格的少年少女加上两枚主角和一些原创人物我极限了,写ooc了大家都不舒服。

唉,这么一说有的ooc的作者也很无奈,大纲列的太宏大,笔力又不够,无奈而心酸的看着为了推剧情好好的人就ooc…然后自己唾弃自己,读者们看得也心塞。

写玛丽苏汤姆苏杰克苏同人的奇葩除外。不能忍剧情人物在穿越者光环下变的傻不拉叽。尤其是常被虐的AUO金皮卡…我想把这种作者的头切下来剁碎smile:-D

     

      


评论(9)
热度(33)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