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真是,没有人看的话,也没动力了啊……想快进,想跳剧情。


【colourful】❽  

        …背后有温热的人体贴着的感觉。archer遵循了本能反应,敏捷的翻身试图扼住对方的咽喉的同时掏出了枕头底下拉开保险的枪,而库丘林在半梦半醒间,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意,条件反射的往边上一滚做出反击。

      于是就形成了,两个人在床上对峙的局面。 

       库丘林终于全醒了。   

      "archer!一大早的你干什么啊!"他支着乱糟糟的头发瞪着眼睛看向archer,archer深吸一口气,放下枪,冷冷的回答"正常人在一大早醒来发现床上多了一个人大概都是这个反应,你应该在沙发上醒来,大型犬。"

      "他妈的那个正常人早上醒来拿枪指着别人——沙发那么小你也忍心——等等,archer,你不会是害羞了吧?"lancer灵光一现。

       白发的男性面无表情的重新拉开保险。    

      "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archer。"lancer灰溜溜的道了歉。archer理了理睡衣,余光瞟到床上只有一条被子,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昨天晚上,我居然和这个蠢狗同床共枕了?不,更值得疑惑的是,他是怎么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摸上来的?archer陷入了深刻的对自我和对方的厌弃。

       lancer看见archer没有更进一步表示什么,便扑过来抱住他压倒在床上。白发的守护者力图挣扎,在试了几次后发现挣不脱对方有力的钳制,放弃了抵抗。"说真的archer——早上醒来,有人躺在身边感觉有没有很不错?"lancer笑嘻嘻的开口询问,温热的呼吸撒在archer脸上。

       lancer和他贴得很紧,漂亮的蓝色发丝垂在耳侧,微温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睡衣布料传递着,清晨独有的,慵懒温和的气息倦怠的盘踞在卧房里,窗帘没有拉开,熹微的阳光暖暖的透过来——好像是…挺不错的。archer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过快了些。

      "一点都不好。"他听见自己这么回答。

      "真是别扭死了啊,archer。"lancer轻松的抱怨了一句,在他颈间蹭了蹭,放开他。archer直起身来,拉开窗帘,让阳光投进房内…等等。

      "lancer,"他伸出手,看着阳光从指间洒落,呼唤着对方的名字。

      "怎么了?"蓝毛的大狗盘着腿坐在床上。

      "我好像看得见阳光的颜色了。"archer合拢窗帘,让太阳光在缝隙间形成光柱。浅淡而难以分辨的颜色,本来就几近透明,带着一层暖融融的感觉,说不上来,只让人觉得——啊,金色的阳光。

      archer回过头去,黑白静默的房间,蓝发红眸,肤色白皙的男性穿着乱糟糟的睡衣坐在床上,暖金色的阳光打过来,虽然还是黯淡的灰色调,却莫名有一种,「我还活着」的感觉。archer小小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画面被打破了。

       带着色彩的男性跳起来冲到archer面前"aaarcher你你刚才是不是笑了?!""没有。"archer收敛笑意,自若地吩咐着,"你该去洗漱了。"

"就是笑了吧?"lancer反驳着,"说真的,你应该多笑笑啊archer。等等,你看得见阳光的颜色了?"lancer松了一口气躺回床上,"这不是恢复很快嘛——话说你这恢复顺序是怎么来的啊?"

       当然是和你关联度越大越先啊,光之御子,archer回复着,"怎么可能有顺序。" 

      "怎么,仅仅是这种程度的靠近就有这种速度的恢复吗?不如和老子来一点负距离交流——嗷!"

       archer砸了一本字典到床上。

       在archer的拒绝和lancer的坚持下,两个人还是睡在了同一张床上…两条被子。lancer对此表示不满,而archer宣布要不然你就拴着链子蹲家门口吧——最终就这样了。

      "喂,archer,你的休假一般怎么过啊?"lancer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archer拖地,"老子一般是叫迪尔他们出去玩、交个女朋友直到出任务前在分手、打份零工到外面晃一晃…有空了管一管爱尔兰那边的事——反正老爹还结实呢。"

      "你把主辅业弄反了吧,种马大渣男。"archer拖着地,嘲讽的抬头看了一眼,"我吗?训练,休整房子调整状态,凛有的时候会打着补贴家用的旗号强制我出去打工…实际上这是不必要的。"archer皱起眉头。

       她只是想让你活得像个人吧。lancer在心里默默的这么吐槽,口中却换了个话题,"没什么事的话,和老子去一趟爱尔兰如何?"archer停下了,支着拖把看向他"爱尔兰?"

     "是啊是啊。"lancer闲适的往沙发上一躺,"老子的家乡,超——级漂亮的地方啊。家人太麻烦了不想见,只是想拉着你走一走,指给你看一些地方。说不定多走走你的色觉恢复的快一些呢。"

      好像很不错,爱尔兰的海和天空的颜色,应该和对方的头发颜色一样漂亮吧。那么即使看不见色彩,也可以略微想像出来那种澄澈洁净。重点是,看见和对方相关的东西,也许确实会恢复快一点。

     "…随你便。"archer复又拖起地。

     "nice!"完全没想到对方会同意的lancer跳起来,"老子这就订机票!""在你干这些蠢事之前,中午想吃什么?""土豆炖牛肉!松鼠鱼!煎鹅肝!就这些了随便你做吧我要趁你没反悔之前订好机票!"

      "…我只有两只手,蠢货,你这些菜不可能一顿饭完成。"archer抱着双臂看着lancer兴高采烈,突然有些不爽,"决定今天全素好了。"

      "ArcherArcherArcher!没有肉会活不下去的!"

       狗要用肉类喂养,宠物饲养指南如是说。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噫,一想到后面的剧情是洒着狗粮完成的,好不爽! 


评论(13)
热度(32)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