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colourful】❻   

      "哦,来啦。"远远的,美狄亚就站在门口迎接,她的表情有些不满,"韦伯跟我发消息了——打扰我和慎一郎大人的二人时间,你最好问题真的很严重。" 

       库丘林撇撇嘴"他根本不在你这儿。"

      "我想着慎一郎大人,当然是二人时间。"美狄亚无视了他,面向archer"丧失色彩?"      

      "是,完全的丧失。"archer回答。

      "啊,也没有吧——你不是还看得见老子的颜色?"库丘林跟了一句。

      "我觉得那说不说一点关系都没有,蠢狗。"

      "还看得见个别的人的颜色?"美狄亚若有所思地看了两人一眼"很重要的信息。几个人,饱和度什么程度?"   

       archer无视了库丘林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不爽的答复"目前为止,就这个蠢狗一个,饱和度…正常视力水准。" 

       好烦,助长了狗的嚣张气焰。   

       美狄亚皱起眉头思索"丧失色彩症状的神经毒素,我倒是知道几种…但是这个症状…唔,之前到有听说过一种新式毒剂,但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是不是这个症状不确定。"她吁了一口气,带着某种狂热的科研神情开口"如果…你能搞到样本…也许我这会有进展。" 

      "没问题。"出乎意料的,archer答应的异常爽快。

      "诶?真可以搞到?太好了!我不怪你打扰我和慎一郎大人了!"Medea•scientist兴奋的感谢,全然不见刚才不虞的神情。

        噫,可怕的科学家。

       两人谢过美狄亚,从科研区往住宅区走,库丘林好奇的询问,

      "你准备怎么拿到神经毒剂样本?"

       archer瞥了他一眼,开口解释"直接向阿赖耶申请——上次我的任务是中东的一个地下生化武器研究所,阿赖耶要求摧毁的同时带回所有产品,有一个红外探测没躲避及时,毒剂直接被系统控制喷发了,不过及时收集了样本。"

       犹豫了一下,archer补充道"眼睛问题应该就是那个了。"

      "然后直接能拿到危险武器?这么说来老子还有点羡慕你啊。"库丘林真真假假的抱怨。

      "呵,想要危险的话,我牵个绳带你到街上溜溜如何?"

      "ar—cher,我不介意,不代表称我为狗没有风险啊。"库丘林的声音沉了下来。

       那么挑衅的后果依然是,由打架斗殴作为结局。

-------------------------------------༄( つ • з •)つ--------------------------------------------

      "那个…凛,不能喝酒的话,还是不要喝太多了吧?"卫宫士郎犹豫的这么劝告着。

      "不行!今天我要不醉不归!"完全喝醉的远坂凛睁着有些恍惚的眼睛,红着脸大声嚷嚷,"最近遇到的倒霉事太多了!财政赤字!在学校课程没有全A!回来还要看到伊莉亚那个小混蛋!"凛开始捶沙发抱枕。

      "…我还在这哦,大姐姐。"银发红眼的幼女放下手机看过来。

      "啊啊啊谁是大姐姐啊你这个写作八读作十八的成年人!"

      "所以凛,到底怎么了?感觉你这段时间都不太对。"士郎开口询问。

      "本小姐好不容易养正的白菜被狗啃了!可恶,本想好好看着他娶妻生子…呜呜。"凛吸了一下鼻子,端起酒杯又是一大口,"好难过,这种嫁女儿的感觉…"

      "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说出来就好得多了吧?"士郎低下头去插起一块慕斯。倒是安安静静一直不出声的樱,好奇的询问了一句,

      "姐姐指的是难道是库丘林和archer前辈吗?"

       正抱着靠垫滚来滚去的凛一下停住,猛地看向樱,"啊!小樱怎么知道的?难道真有姐妹心电感应吗!"

      "因为你这几天一直都在念叨他们的名字啊。"樱笑了笑,"那么姐姐的意思是库丘林和archer前辈在一起了?"凛悲怆的点了点头。

      士郎手中的蛋糕掉到了地上,震惊的扭头看向凛。伊莉亚发出兴奋的叫声,"伊莉亚就知道!不枉我为了他们出了那么多本子!"

     "不,那个,凛…没有事实的谣言还是不要乱传吧?"士郎还在垂死挣扎,伊莉亚已经低头打开某个群快速的打着字。

     "才不是没有事实!"脑子不太清楚的凛完全忘了自己想过的「保守秘密」,全都倾吐出来,"我都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x2

      啊,伊莉亚和樱,奇妙的站在了同一个神奇阵营,她们在刚才确认了对方的盟友身份,两人此时正手握着手,眼中闪着迷样光彩看向凛。

     "啊啊算了…反正说都说了…"凛泄了气,靠在沙发上,"就是情人节前一天,我刚回家,在收拾东西呢就听到楼下吵起来了,想下去说他们一下,结果到楼梯口就看到…"

     "结果?"x2,卫宫士郎丧失语言功能。

     "结果就看到库丘林把archer按在墙上,那个…呃…"

     "kiss?"x2 ,革命的斗志燃烧起来了!爱因兹贝伦同志和间桐同志,几乎看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实现的那一天!

      "是!就是那样!"凛对于不用自己说出来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沮丧起来,"仔细想想当时archer手里还拿着一支红玫瑰…我是撞见了表白?可恶的蓝毛发情犬…"完全灰白了,凛。

      「远坂凛说服,成功」

      "不对,他们两怎么会在一起?!"捍卫着世界观的卫宫士郎力图反驳,"库丘林和那个家伙不是一直不对版吗!假的吧!"

      "士郎呦,"伊莉亚微笑着,带着循循善诱的表情,"怎么会呢?你最知道archer了,那么据说加入组织前和库丘林就认识?"

      "…小时候记得不清楚了,至少我很小archer上初中的时候两人就认识。"

      "关系很不好?"

      "是…也不是吧,虽然吵吵闹闹甚至会打起来,但是切嗣去世后archer支撑着家,遇到困难库丘林绝对是当仁不让帮忙的…啊,你这么一说…"

      "还没完呢,那么高中?"

      "寄宿制…好像两人宿舍…呃…对门?"

      『 yoho,新素材get(=´∀`)人(´∀`=)』,伊莉亚和樱不动声色的捏了捏对方的手,伊莉亚开口接着问,

       "接下来呢?"

       "就不太清楚了,archer直接去了中东,每个月除了生活费按时在卡上出现,没有任何信息,库丘林好像…爱尔兰的家族继承训练?"士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变得气愤,"然后archer回来就变的更讨厌了!真是,谁要他做监护人啊!我一个人也能活下去!"

      "停止,士郎,我们不是来听你抱怨的,那么接下来的时大家都知道了,在组织里嘛。"

       顿了顿,伊莉亚和樱齐齐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士郎,

      "这么说,从初中开始,十几年的爱情长跑你居然没有任何触动?!太冷情了,士郎!"x2

      "……确实,这么说,我居然没有看出来是很失责啊…"目光空白的卫宫士郎喃喃念叨着,屈服了。 

      「卫宫士郎说服,成功」

       建设了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呢,伊莉亚•冯•爱因兹贝伦和间桐樱。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又是稍稍长些的一章,辛苦我自己了。ε-(´∀`; )给自己一个安慰。

家属说服成功啦啦〜前途一片坦荡!

写死了切嗣真抱歉,顺便一提,言峰绮礼也…死了啊啊别打我对不起!因为两人性格太难把握,不是我一个小人物能搞定的ε=ε=ε=ε=┌(; ̄◇ ̄)┘

我先遁了哎嘿。 

     

   

       

      


评论(2)
热度(31)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