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colourful】❺  

       ……lancer和archer两位前辈又聚到一起了,互相挑衅嘲讽和打起来…时常的。   

       间桐樱合上书本,往总部后面的训练场望去,不过并没有看到什么。小姑娘微微叹了口气,虽然没有加入组织,但由于家庭的缘故是一直在这个地方长大的,她也是知道一些事情。      

       本来以为会和姐姐一起站在盖亚的预备役里,结果阿赖耶却对她更感兴趣…而一直很关心自己的archer前辈,似乎听到这件事不太高兴?

       啊,说起archer前辈,姐姐似乎最近一直精神恍惚的,念叨着archer和库丘林什么的。archer和库丘林,两位好像在被选入前就认识,但关系却不太好。明明只要凑在一起就会打起来,但是在不出任务的时间里他们又经常一起出没…然后又是,挑衅嘲讽。    

      最近又到了休假期了,两位也依然是吵吵闹闹的,不过热热闹闹的也很好啊,唔…伊莉亚说的是什么?相爱相杀?

      "小樱,在想什么?"有着漂亮的紫色长发的女性弯下腰,手指按上樱许久没有翻页的书。    

      "没什么,只是在想着库丘林和archer两位前辈而已…最近休假期嘛,两位又是吵吵闹闹的,很有活力呢。"温柔的少女转过头来,朝着女子笑了笑,

      "算了,也没什么别的…美杜沙,我有点累了,愿意为我念一会儿书吗?" 

      "没问题啊,小樱。"女子修长的手抽过书,往后翻了一页,

      "『不,不,你不会要那东西的,你这么说是故意要我难堪,因为我一晚上都在盯着你看。你的美貌让我神不守舍,神不守舍,所以我就看你看得有点多…莎乐美,莎乐美,我有一个珍珠项圈,上面的珍珠排了四列,就像一串月亮联结在一起,放出银色的月光,它以前属于一个王后,她把它戴在象牙一般白皙的胸脯上,等你戴上它的时候,会变得像一位皇后那样光彩照人…我有一双镶着水晶的鞋子,我还有从塞里斯弄来的披风,还有产自幼发拉底的的装饰有红宝石和绿翡翠的手镯...怎么样,莎乐美,有你想要的了吗?我都会满足你,除了一样,我都能给你。只除了一个人的命。我愿意给你大祭司祷告时的披巾,我愿意给你圣殿的帐幔。』"

      "『给我约翰的头』"

       女子和少女的声音,重合出奇妙的韵律。

----------------------------------刷了一对百合分界线----------------------------------------

      "喂,小家伙,看出什么了吗?"库丘林大大咧咧的揉了揉韦伯的头,这么问道。

      "不要揉我的头!"韦伯不满的控诉,随后有些泄气"完全没有头绪…什么人啊研究这种用处的毒剂…真的什么颜色都看不到?这是什么颜色?"他指了指自己浅蓝的马克杯。

       "灰色。"archer快速回答,他又认真看了一眼,"如果你需要知道,三度灰。"

      "不知道啊…"韦伯苦恼的弹了弹自己手中的检测报告,"血检达标,体检优异,CT和核磁共振啥都没有,视力2.0,神经穿刺取样也毫无问题,简直就是政府宣传的健康体魄典范嘛。"

      "健康个屁,怎么看判断不出颜色对我们这种人都是危及生命的大问题吧?"库丘林在旁边不满的插嘴。

      "虽然我不指望狗能理解,但是,库丘林,文明用词。"archer瞪了一眼库丘林,"还有,看在我的眼睛问题的分上,你就不能换一件白T恤?"

      "停止两位!"在吵起来之前,韦伯连忙打断了他们"不过我专长不是神经学,不如你们去找一下美狄亚?"

      "好的,非常感谢。"archer道过谢后,起身离开韦伯的办公室,库丘林连忙跟了出去。

      "…所以接下来?"沉默了一会儿,库丘林问着。

      "去找美狄亚。"archer简洁的回答,抬头看了看路标"C-5区负2层,居然和以前言峰的位置一样。"一下子,两个人表情都不太好。

      往美狄亚的地方走着,archer稍稍向前几步,库丘林则落在后面。据archer说,是不想看着丑陋的夏威夷衫伤眼…不过怎么看都只是别扭和回避啊。lancer走在后面,优哉游哉的想着。

      自己的类似于表白的话,archer既没接受也没拒绝,完全消极沉默的样子,力图让他们之间还原成之前的关系,于是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继续的挑衅打斗,至于其中有没有别的什么,也只有两人彼此知道了。

      库丘林看着archer的背影,宽肩窄腰长腿,体格修长肌肉匀称…最近黑色的私服时不时的,会换成红色。他赶了几步,凑到archer身侧。

      "你最近怎么穿起除黑色之外的颜色了?"

      archer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不是黑色吗?抱歉,我没看出来。年前凛打着充实衣柜的旗号给我塞了很多红色的进去…我现在,不太能分辨。"他顿了顿"不过也无所谓,衣服的颜色而已。"

      "哪里无所谓了…老子倒是觉得你穿红色挺好看的。"

      "是嘛,那以后绝对不会再穿了。"

      "说得好像你分得出来红黑一样。"

      "至少分得清黑色和恶心的夏威夷花色。"

      "有什么用?话说你真的只看得见老子的颜色?"

      "…嗯。看来我的脑神经拒绝把你列为正常人。"

      "老子挺高兴的。"

        无意义的呛声停止了,archer不由自主的看向库丘林反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

       话刚说完他就恨不得把它塞回肚子里。

       库丘林明显笑了一声"你想听老子愿意给你重复二十遍啊——我说我很高兴你还看得见我的颜色,archer。"

      "…无聊。"archer迅速收回视线加快步伐把库丘林甩在后面。

       喔,害羞了。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可恶,这糖洒的我好不甘愿,明明自己都是单身狗,打着字的时候感觉冷冷的狗粮拍在脸上……好痛。 (ν ´・д・`)ν还活不活!

这张稍微长了一点,前几章那么点字太羞愧了。(; ̄ェ ̄)但结果一大段都在用《莎乐美》凑字数…更羞愧了。但是王尔德写的《莎乐美》超好看的!力推!d(•ω• o)

其实前面进展过快了,但是实践是检验认识真理性的唯一标准我又没有实践过怎么知道死灰复燃的爱情是哪样…好伤心QAQ

写到灰色的时候,不由得想到了五十五度灰,嘿嘿。


评论(6)
热度(32)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