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colourful】❹   

       其实那也不能算是「亲吻」。 

       粗暴而肆意的啃咬上来,咬破了嘴唇和舌尖,留下带着血腥味的印记,像标记领域一样地宣告着「这个东西是我的」这样。

       archer瞪大了眼睛,一下没反应过来,被动的接受着,听到凛匆匆忙忙的道歉声,才猛地推开库丘林,抬起头,只看到凛在楼梯口转角掠过的漆黑的发丝。          

       楼梯口回荡两个人急促的喘息声。archer收回视线,摸着下唇上的伤口皱着眉头看向库丘林,  

       "我觉得你需要解释一下。"

       "没什么好解释的,"库丘林很光棍的说着"玫瑰花老子都送了,接下来难道不是接吻做\爱?"   

       而你这张嘴在被吻住或者发出呜咽呻吟时,想必比嘲讽时好的多。

       archer深吸一口气"如果你想来个一夜情什么的,在大街上随便拉个女性下到十四上到四十都会很乐意——库丘林,消遣我很好玩儿?"他转过身去,打开大门。  

      lancer连忙一把拉住他"谁告诉你,老子在消遣你?"

     "怎么,难不成女性心中的梦中情人top2突然对男人感兴趣了?"archer眼中是清晰的嘲讽,掩盖住了之前的瞬间有些慌乱无措的心绪。

     "嘛,大概就是那样,archer,我很认真——而且我们之间,算得上是再续前缘吧?"

      archer短促的嗤笑一声,恶狠狠的甩上了门。

     "ArcherArcherArcherA——cher———"门外的库丘林,依然死皮赖脸追魂索命的叫着另一方的名字。"不要汪汪乱叫!"隔着门有些闷的,archer的声音传过来。

      "那么好歹要去检查眼睛吧?美狄亚韦伯或者卡莲这些实验室的家伙,多少对这种有了解?总比你撑着好啊。"

       莫名其妙的关心。如果不答应,对方可能会一直纠缠下去。archer这么想着,于是回应了对方

      "…有空会去。"

      "有空?什么时候?老子陪你一起啊。"执着不懈的库丘林,隔着门这么喊着。

      "……"含糊不清的,archer传来了回答。

      "什么?"      

      "我说!等伤好了再去!去死吧蠢狗!"

       …伤?啊,嘴唇上的。

       库丘林得意的嘿嘿笑了两声,摇着尾巴回了自己的房子。

      "喂,迪尔吗?帮忙把我的东西打包一下,老子要回去住了。"

      "可是之前不是说,因为出任务水电停了,要在我这先住一个星期吗?而且前辈的房子也有几个月没打扫了…"

     "啊啊老子会搞定啦…而且吉尔伽美什那个家伙,实在不对老子胃口啊!"

     "哦…知道了…"迪卢木多挂了电话,有些茫然,"之前不是吵吵嚷嚷的说不想看到archer先生吗…"

     "杂修!不要在本王面前想着别人!""是!对,对不起!"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咳…一篇篇的,越来越短想必不是我的锅(´・_・`)

我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宝宝γ• ω •γ

从此以后,大概就是砸狗粮撒糖之类的…了啦啦。 

清水哦…想要爱惜一下我自己,肾亏得很。_| ̄|○ 


评论(2)
热度(24)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