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最近表情都是这款

【colourful】❸           

      "啊啊知道了,所以到底什么事?"库丘林有些郁闷的这么问着。

       其实不单单是「狗」,他所不喜欢的,是archer带着嘲弄轻蔑的口吻念他的称号,任意哪个,无论是「库兰的猛犬」还是「光之御子」。

       真是的,不喜欢,就不要叫。 

       archer沉默了一下,拿起手里一直捏着的玫瑰,送到他眼前,

      "这是什么颜色?"

      "你在逗我玩吗?archer,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这是红——"库丘林猛地顿住了"你难不成..."

      "承你吉言,"archer收回玫瑰,靠在墙上"我现在是有点瞎。算是色盲(colour blindness)?"

      他用指尖点了点红色的楼梯扶手,"深灰色"。

      楼梯口的绿植,"灰色"。

      深蓝的房门,"黑色"。

      奶黄的灯罩,"白色"。(我就想问一下有多少人看成灯黄的奶\\罩。我不是故意开车)

     "至于你⋯"archer的视线转回了吃惊的库丘林身上。

      再怎么看几遍,都觉得,真是漂亮的发色啊,archer这么想着,

     "再怎么看几遍,都觉得,你这件绿色的夏威夷衫真是不能直视。"

     "⋯⋯啊?"库丘林有些傻的冒了一句。

     "我说,不明白吗?狗的智商真是无法评价。"archer叹了口气,有些厌烦的解释"大体而言,就是我现在基本只看得到黑白灰了,而不基本的那一点...库丘林,不知道为什么你的颜色,我还看得见。"

     "什么?看不到颜色了?那不是问题很大吗!你怎么不早点说啊!"后知后觉的库丘林,跳了起来。在一片黑白照片里看到唯一一个彩色的东西还这么活泼真是⋯眼睛不舒服。archer揉了揉眉骨,心平气静的继续,

     "那个大概是之前在伊拉克的神经毒剂的问题,本以为没事的结果回来三个星期后开始慢慢褪色。不过现在这不是我关心的,"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库丘林,"我关心的是,为什么你还是彩色的?"

     "archer!这不是重点吧?!"难得的,库丘林似乎真的有些生气了"你他妈的因为什么该死的神经毒剂眼睛出问题了!而且过了这么久了别人都不知道你也没检查?!你到底是有多不在意自己啊!"

     "我眼睛出什么问题和别人有什么关系?又不是看不见。"archer也带了几分火气"哦,当然了,受到光之御子库丘林大人的关心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啊——您当然有权利让区区小卒的在下去检查眼睛接受别人的怜悯是不是?"

      恶意的,嘲弄的腔调。想说的应该是,「谢谢关心」这类的话才对。archer分心想着。

     "你——就他妈不能好好和我说话是不是?"压抑着怒气的,库丘林的声音。

     "怎么,这不算好好说话吗?你需要我诚惶诚恐毕恭毕敬?哈,御子大人当⋯唔!"

     "啊啊啊你们两个!有必要五个月没见,一见就吵?"恼火的凛从楼上冲下来"你们就..."

     "!!"  凛卡住了。

      她看到库丘林把archer按在墙上亲吻。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没有一点点防备,狗就啃了上来〜怎么说我最不喜欢的戏前铺垫终于搞掉了嘿嘿。

其实文也撸了小小小半儿了算,写着写着还挺顺,鼓励我吧!\(`ω´ )入(・ω・)丿唔…这是一个有点双向暗恋的故事。但是archer就算察觉到了自己的感觉也会拒绝和压抑,而lancer,虽然很直率但是他的表达方式总是有•点•嫖。

后面就全是流水帐。

      

       

       

       

       

       

       

       


评论(7)
热度(25)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