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one-night stand

照旧有生之年都是存货

       闹铃,响了三声了。

       库丘林一般会在第四声的时候按掉,不过这次只响了三声。一只明显不属于库丘林的小麦色的男性的手伸出来,摸索着按掉了闹铃。

       archer按掉闹铃,试图坐起来,却被腰上环住的手臂禁锢了动作。



评论
热度(43)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