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明明都码好了我还一张一张发好做哦。


【colourful】❷ 

      唔,难办了。archer看着篮子里一大片深深浅浅的灰色玫瑰,皱起了眉头。库丘林见archer迟疑,笑着说"喂老子送你玫瑰你还不要吗?选一朵啊。"     

       archer侧过头,看着库丘林。晴空色的头发,透红的眼眸,白皙的脸庞,爽朗的笑着,露出犬齿——在流动的灰色剪影里跳脱的鲜明的存在——好像发着光。     

       他移开视线"你送我的,不应该是你选吗?"库丘林于是抽了一支玫瑰塞给他,两人继续往回走。老实说,相性不和的人走在一起绝对是悲剧,尤其是cu•没话找话•chulain和archer•话题终结者•emiya。

       能把一小节回家的路走出这么诡异的气氛,也是很厉害呐,两位。

       ⋯想快点看不见旁边的人。archer花着毅力克制着自己,不去看眼角时不时闪过的,蓝色的发丝或者花的一塌糊涂的夏威夷衫。他强迫自己直直盯着前面的路。          

       从小的时候就很讨厌,名为库丘林的家伙。

       优越的出身、强大的天赋、敏锐的战斗直觉、随意就能完成的训练、光彩的,耀眼的,收到所有人欢迎、倾慕与爱戴的,「光之御子」库丘林。  

       即使是加入组织,阿赖耶也只是怀着某种恶意收留了在淤泥里苟且偷生的自己,「想要看到你丧失理想的样子」,因为这样嘲笑般的理由。而对方则直接被盖亚邀请——

       仅仅因为他是「库丘林」,天生的英雄。

       这样受到宠爱,注定辉煌灿烂的存在——那么与其说是厌恶,不如说是「仰慕」更为恰当。 

       光是一想到这个事实,就很唾弃自己,archer的神色愈加冷硬。怎么可能,对这个蠢狗,他默默加快了脚步。尤其是现在只有对方是带着色彩的,简直更加——他嗤了一声,甩开脑子里的妄念——烦死了,简直更加傻得像个日光灯。

       他们到家了。

      "喂⋯我说啊,archer。"库丘林开口问道"从刚才开始就是,你从来不往老子这里看,为什么?"

        archer头都没偏得开口反了一句"怕看多了伤眼啊。怎么,就那么享受万众瞩目的感觉吗,大英雄?"

       库丘林烦躁的嘶了一声"你这嘴真是⋯得了吧,archer,你在和人说话得时候一向看着别人的眼睛的。"

       而老子爱死你漂亮的的眼睛带着情绪看着我的样子了。

     "所以说啦,到底怎么了?说出来老子也看能不能帮的上忙。"

       又来了,archer忍不住闭了闭眼睛。明明掩饰得很好的,别人都发现不了的情绪,他总是能一眼看出,咋咋呼呼的帮着忙。

     「太阳的光连最偏僻的角落都要照到。」

       那么既然这样,如果是他——archer收回正要开门的钥匙,转过身来看着库丘林,   

     「光辉灿烂」

       ——如果是他,很多事情也无所谓了。

       archer罕见的扯了扯嘴角"好啊,那我说了。御子大人,你看你能帮的上忙吗?"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这篇好清水的真的是感情戏哦☆〜(ゝ。∂)⋯我在上一篇是不是忘提醒了那只有一句话的隐藏cp金枪?其实我也很萌枪剑的来着⋯怎么说呢,

#雾草,本王最宠爱的两个宝物居然搞到一起了!#

哈哈哈哈哈想想就很带感对不起啊AU王!(((o(*゚▽゚*)o)))

噫,我这水性杨花的女人,想想我当年⋯明明是为了金闪闪才入的fate坑啊!

(感慨脸)现在却待他如路人粉。

无敌寂寞(・ω・)


评论(2)
热度(31)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