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然后把大纲发下。

大纲

【colourful】

色觉丧失,还看得见lancer和少数关注的人和物的眼色,情人节梗感情线爆发明晰糖糖糖。lancer通过美狄亚得知care的才看得见颜色。

看见东西颜色顺序:lancer,光,旅行见海(爱尔兰),凛樱伊莉亚她们和红宝石还有士郎的色彩完全,「天空大地,兵器,人类,动物植物(食物家政梗),人类造物(楼房啊车啊家具啊)」黯淡有色,lancer给戒指后everything色彩完全。everything expect himself。

旅行:休假期间旅行,两人不见的五年lancer历程,深化感情,来一炮(拉灯无车)。archer正式承认和lancer情侣关系,旅行回来凛樱伊莉亚她们和红宝石还有士郎的色彩完全。

出任务lancer拉着archer搭档,南美武装份子偷到的核弹and快仿制研制完(原创反派),核弹fin,任务成功,外部炸弹定时,拆弹看不见线的颜色,地面上有平民,archer坚持拆弹,lancer在地面疏散,archer的「对人类的爱」,勉强看见线的颜色,于是武器「黯淡有色」,千钧一发成功,出来后天空大地,人类,人类造物「黯淡有色」。 

(关于这段要提一下archer的人物设定,主要还是继承养父的理想,希望看到「全世界的和平」,成为正义的伙伴,他正是抱着这样的理想加入了阿赖耶,成为抑制力的代行者,人类的的守护者。但是处理方法无可避免的陷入了怪圈「为了拯救300人而杀死了200人」这样,于是信念开始动摇,对自己的正确性质疑。而卫宫士郎的存在使他本身的意义更加的丧失,「不知为何而生存」,于他而言,库丘林这样被全世界喜爱需要的人,是倾慕而仇视。)

回组织,动植物家政max(轻松搞笑梗)「黯淡有色」。

休假期间lancer生日,lancer在外面high,喝高。archer把他拎回家,醒酒茶,给戒指,色彩完全。

二日两人关系对外明朗,众祝贺,凛问是不是因为高兴所以穿了黑外之色,archer回避问题,他看不见自己的属物的颜色。

「he care everthing expect himself」

              ----------------------------HE-------------------------------

【colourless】

色觉丧失,还看得见lancer和少数关注的人和物的颜色,情人节争吵梗凛下来调解,不了了之,感情线未爆发。

lancer不知archer色觉丧失但凛得知,并在询问美狄亚后发现archer喜欢lancer。lancer感情全程朦胧,觉得很在意又不知道在意什么,再加上archer的嘲讽挑衅,他只觉得两人算是好朋友。

休假lancer因家族事务回爱尔兰,带女朋友兼未婚妻回来(神话向的cp),lancer去酒吧喝酒喝高,住对门的archer把他拉回来,lancer抱着archer喊亲爱的老子喜欢你十几年了时其女朋友和凛赶来,女朋友和lancer在其幼时和回爱尔兰五年都认识,自动带入满脸娇羞,只有凛和archer知道lancer说的是archer,因为含糊有提到初中高中上学时,女朋友有只听到上学自动带入爱尔兰时大学,众人起哄,女朋友和lancer一起回家,archer看着他们进对面的门。

第二天lancer满面春风出来众人起哄。lancer拍着archer的肩让他也赶紧找女朋友,并笑言自己要踏入婚姻的坟墓了。archer休假都没完第二天直接去出任务。

南美洲核弹任务同上,但只有archer一人,拆弹时看不见线的颜色被迫撤离,任务成功,但平民死亡,archer十分痛苦,回到组织。

休假期间lancer生日,生日宴会archer参加,lancer宴会上向女朋友求婚成功,凛愤然离席,archer以之为借口离席。

lancer婚礼,archer参加,作为伴郎。新人开始宣誓,archer发现lancer颜色开始减弱,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看,随着誓词一声声的"我愿意",lancer的颜色一点点变淡,交换戒指后,archer再也看不见颜色,凛拉着他哭了出来。

新娘抛捧花,lancer揽住她的腰让其向archer抛「希望那个别扭的家伙能幸福」,archer正往外走,刚好和捧花错过一步。凛哭得声嘶力竭,archer停住,转身捡起捧花交给凛,祝福她幸福,凛问那你怎么办,archer笑着说他该去找阿赖耶了(阿赖耶收留archer的理由是「想看到你丧失理想的样子」),说罢向lancer点了点头,说有事先走了,lancer心里像空了一块,又不知道自己在失落什么,凛把捧花砸还给lancer,骂了他一句也跑出去。

之后库丘林在盖亚那挂了空名,回爱尔兰,出了一系列事(神话向的众叛亲离亲手杀死亲人那个稍微改一下)又回到盖亚座下,问长大的凛她们为什么archer这么多年连个音信都没有,凛回答说archer在lancer婚后第五个任务时完成了任务却被误解了他的群众施以绞刑,死亡。

并且说archer喜欢了他十几年如何如何,lancer空了的心又抽痛起来,他知道自己当年怅然若失的情愫是什么了。他翻找着自己关于archer的东西,什么也没有。凛传给他一张照片,上面自己抱着archer笑的很傻,凛告诉他那是他把他女朋友带来的那个休假他喝多了的那一晚,他抱着archer含含糊糊的和他表白了。lancer这才稍微想起来,但当时第二天起来他女朋友说是对她告白了。(几方的误会。)

lancer依然向以前一样,出任务,和朋友喝酒玩乐,却在喝的大醉的某一天拿着archer留下的备用武器自杀。

「i had a bad romance when i was young」

                --------------------------- BE---------------------------

……😕😔朕的梓童为什么要点虐出翔的BE线⋯心好酸Σ(゚д゚lll)

选段be线:

『婚礼装饰的很有爱尔兰民族风情,漂亮的水晶灯下,挂着槲寄生,热闹而喜庆。所有的人都欢声笑语,新娘挽着父亲的手走向新郎。archer的视线慢慢的跟着新娘洁白的婚纱和红毯移向库丘林。

和想象中一样,库丘林穿上白西装,果然很好看,耀眼的像光一样。他隔着距离看着库丘林,心里突然有些苦涩。这个白痴就要结婚了,却还什么也不知道。

灰色的人群簇拥着,他感觉有些看不清楚,眨了眨眼睛。

不,不是看不清楚,而是他唯一的色彩开始褪去。

新郎和新娘走上洗礼台,光鲜亮眼的正蓝开始变浅。

archer仔细的凝视着。

"别看了…archer,别看了。"凛在旁边恳求,带着哭腔,"太难受了,你别看了。"

"就一会儿,凛,再等等。"他的声音轻的像是自言自语,"马上…再等等,马上就要看不见了。"牧师捧起了圣经。

"敬爱的大家,我们欢聚一堂,祝贺这对新人从此结为夫妻。"

青蓝色。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成为这位女士的丈夫,关心她,爱护她,永不分离,无论健康,疾病,富有,贫困?""我愿意。"

浅蓝色。

"这位女士,请问你是否愿意成为这位先生的妻子,关心他,爱护他,永不分离,无论健康,疾病,富有,贫困?""我愿意。"

灰蓝色。

"先生,请为您的妻子戴上戒指。"钻戒套在纤细柔弱的手指上。

灰色。

人群欢呼起来,热热闹闹的涌动过去,大家都笑着。凛紧紧抓着archer的袖子,呜咽着哭了起来。archer收回视线,揉了揉长久不眨动有些酸涩的眼睛。

"好了,凛,结束了,走吧。"

他转身朝门外走去。』

------------------------------------------------------------------------------------

archer死亡选段:

       层层锁闭的牢房外面,突然出现声音,archer睁开眼睛。

       行刑的时间到了。

       有点锈的铁栏杆吱呀着打开,在常见的送饭的两个狱卒后面站了七八个拿着枪的士兵。真是,自己居然是这种级别的危险分子吗?archer想扯起一个苦笑,却失败了。狱卒解开他扣凿在墙体里的脚镣,驱赶着他往外走。士兵装着刺刀的枪口抵在他背上。

       从半地下的囚房走上地面,惨白的阳光刺入眼帘,archer不适的眯了眯眼睛。正前方的广场上,高高的绞首架看得很清楚,密密麻麻的灰色的人群嘈杂的围着。

      今天应该是个好天气,archer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灰白的天上缀着稀稀拉拉的云絮,那么——天空应该是浅蓝色的了。士兵在后面尖锐的呼喝一声,责令他低头,他顺从的低下头去。灰黑的扬着尘的泥土从脚下延伸到前方的高台。去路的两侧,民众站的密集。

       他们向来喜欢看这种场面。

       这是…之前他救出来的,平民。archer微微侧着头,看到了一个抱小孩的妇女,孩子的眼睛里是清晰的憎恨。他沉默的往前走着,人群吵闹,嗡嗡的交谈低语,

      "就是他…"

      "…反政府武装头目…"

      "我家之前的房子…"

      "…我一岁的女儿…该死…"

       絮絮的言语带着不掩饰的肆意的恶意,洪波般的涌来。 

       这种人渣,社会败类,反人类恐怖分子,死了好啊——去死去死去死——深刻的像诅咒——去死去死去死——厌恶又恐惧——去死去死去死——基督,你纯洁荏弱的羔羊啊——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他们把另一个,钉在十字架上。

       archer一步一步的走上高台。

       他救了无数的人。

       他孤身覆灭了那个恐怖组织。

       他站在燃烧的弹药库前,那场波及了周围的大火——他麻木的眼神动了动,如果有什么后悔,就是忘了疏散平民吧。

       到底任务成功了。

       他感受着粗砺的麻绳套上脖子,收紧向上。

       不能呼吸。

       气管带着灼热的疼痛。

       archer咬着牙关,零碎的片段像走马灯一样闪过。

      「 沉默的,无名的英雄啊——」

       宝石出任务前还给凛了…死了的话,小姑娘们会伤心吧?对不住了。

      「他拯救万民——」

       卫宫士郎,该死的小子还想走我这条路,这不是结局吗…

      「他遭受侮辱与践踏——」

       意识归于混沌。

      「 他的名字无刻于碑——」

       还有…

      「他的事迹无载于史——」

       不,也无所谓了。

      「沉默的,无名的英雄啊——」

       乍然闪过的,光一样辉煌的蓝色。

      「 他会被所有人忘记。」

       archer颓然阖上眼。

      「沉默的,无名的英雄啊。」


评论
热度(40)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