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天下皆白太太吉言高考估了分蛮好的~

把我手里的脑洞发上来吧,然后换号了将。文笔差。不想再写了,有生之年向。先发一张试水深。明后再发剩下的。顺便表白天下皆白太太,爱你💕

【colourful】❶ 

       新的一天。Archer关掉闹钟,从床上坐起来。     

       他眯着眼睛凝视着手里的红宝石项链。怎么看,这都是淡红色啊。稍微有些无奈的,他这么想着。     

       自从上次从中东回来,自己的眼睛似乎就发生了不可名状的变化,大体来说,就是「颜色」从世界中,以极快的速度褪去了。先是淡色慢慢变白,再后来深色也开始褪去,剩下水渍了一样的黯淡陈旧的残渣。说不定哪天就变成黑白了吧?archer无声的嗤笑了一下,穿好衣服走到镜子前。

深黑色,无论看不看得见颜色,看来都无所谓。他评价了一下眼中衣物的颜色,走出家门。        

       凛还在学校,目前还没见面,樱的话…戈尔工在照料她,卫宫士郎,算了,不想看到。那么色彩丧失这件事,姑且别告诉任何人好了。

       什么,库丘林?和那只狗有什么关系。 

       天空是死白色的,人的皮肤还带了点肉色⋯广告灯箱的颜色挺鲜明,淡绿淡蓝,浅黄浅紫,黑色白色灰色灰色灰色灰色灰色——

       archer猛地低下头去,眼前又褪了一个色度。 

       噢天呐,他在心里呻吟了一声,快步往目的地走。不过没有杂色干扰,说不定对我的工作有利?苦中作乐的这么想了一下,archer推开了店铺的门。  

       "西格绍尔,还有两把特型军刀。"他言简意赅的向老板说。好吧,其实朝着一块深灰色3D人形——如果他记得没错,老板的眼睛应该是——棕褐色? 

        "哈哈哈哈迪尔我更你说,archer那个混蛋这次任务比我多花了两天老子要好好嘲笑他——呜哇archer!"清亮而富有感染力的声音乍然闯进了狭窄的店铺。

       "狗只会躲在别人背后说坏话了吗?你——""!"本该继续的呛声,随着archer的回头猛然哽住。

         热烈饱满的正蓝和宝石红猝不及防的填满archer的视野。

         啊⋯「颜色」。

         他急迫贪婪的注视着库丘林,几乎屏住了呼吸。

       "archer?"库丘林看见archer安静下来,疑惑的询问一句。

         白发男性平时平静的近乎冷酷的钢灰色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包含了吃惊,迷惑,残留的怒气和——算得上是贪婪的喜悦。 

         糟糕,老子居然有点感觉,库丘林承受着archer的注视,干干的咽了口唾沫。组织里的人都知道,库丘林和archer是冤家对头,两日一吵三日一打,但很少有人了解的是,他们曾经——好吧,在不成熟的少年时代,他们曾经来过一次,在床上。怎么说,由夜晚,酒精,药物,酒吧和一系列其他因素造成的失误,被当事人和其他少年时期做下的蠢事一起轻描淡写的揭过了。而随后的训练,任务,archer的远赴中东和库丘林在爱尔兰的封闭训练更稀薄了这种映像。 

       所以直到五年不见却发现在同一个组织后,双方再次遇见,熟悉,也只留下了互相的看不顺眼,不过—— 

      "archer?"库丘林再次喊了一声。不过,似乎在此时又唤起了,两人某种隐约而又激烈的情感。

       "那个⋯两位?"迪卢木多的开口,打破了室内怪异而沉默的气氛,archer迅速回过神,向他扫了一眼。"你好。"archer抿着唇向他打了招呼,脑内闪过资料:

                               「迪卢木多•奥迪纳,光辉之貌」

        吉尔伽美什大肆称赞过的人⋯似乎格外赞赏他金蜜色的眼睛?archer又认认真真看了一眼,意料之中的看到了浅淡的灰白色。

       "喂喂,老子存在感这么低吗?"看到没有人理会他,库丘林不爽的跳出来开口。"狗的存在感当然只剩下看门和蹲着的份,库丘林,看在你的家族历史的份上,你挑衣服的品味和你一样令人厌恶。"archer微微垂下眼睛,让视线只落到库丘林黑色的裤子上。真不妙,这个家伙的存在让黑白灰色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电影更加难以忍受了。

       库丘林啧了一声,嘟囔着不和你计较什么的走到老板那拿货,archer刚好把东西装完箱,于是三个人一起走出店铺。

       迪卢木多转了个弯去接阿尔托莉亚,库丘林和archer两人慢慢的沿着街往回走。同路,是啊,当然同路了,从当年到现在都一直是门对门,不过看那家伙门前一层灰还以为他搬家了,结果是没有打扫吗?archer漫无边际的想着,以分散眼边鲜艳的颜色带来的吸引力。

       "啊好巧啊我们同路啊。"库丘林僵硬的找着话题,力图打破沉默。

       "我们住对门,蠢货。"archer呛了回去。

        库丘林无奈的抓抓头发,换了个话题"明天情人节你什么打算?"

      "大扫除,之前去伊拉克房子里积了一层灰。" 

      "⋯算了,服给你了。情人节!情人节啊家政男!不约⋯个女孩子进展一下吗?!"

      "不感兴趣。"archer言简意赅的回答,观察着四周,情人节吗,怪不得。商业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带着热闹的言语与表情。无聊的节日,无聊的人。archer看着灰色的人群眯了眯眼睛。

       "先生买花吗?"娇娇怯怯的小女孩这么仰头问着。

        库丘林哈哈笑着揽住archer的肩"哈哈你遇到这种情况也是够尴尬了啊archer,没人陪的万年单身?"

        看着小女孩露出失落的表情,库丘林笑着摸摸她的头。"算啦看你可怜,老子送你一支玫瑰好了⋯archer,自己拿一只红色的吧?"

                                                                                              to be continue

作者有话:有点萌这类梗哎嘿o(`ω´ )o懂吗懂吗?archer眼中的世界是晦暗的灰色调的只有lancer是亮的

#雾草你颜色不一样诶#

#单反滤镜# 

#妈妈我的photoshop学成了!#

哼,我才不是只会开车!我也是走剧情的人!


评论(8)
热度(35)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