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

哎有篇原创发错号了哎
那就转载一下好了

李肆lily酱:

因为厕所头顶一直在滴水而来的脑洞
*取材真实经历


漏水


01


滴答,滴答,水一直往下滴。


我在上厕所,所以没有理会它。


滴答。


啊.....又滴下来了。


我摸了摸头顶。


每次都可以感觉到,有一滴什么东西滴到了头上,啪嗒,穿过发丝,打到头皮上。但是用手摸一摸又没有湿意。


算了。我收起手机,准备离开厕所。


姐姐打来了电话。“......啊?什么漏水?”我模模糊糊的应着。家里好像漏水了,在房顶上。


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这个地方的


“Archer!”
库丘林刚站起来,就冲进了实验室的火光和烟雾里。
“Archer!”烟和电器燃烧发出的刺激性气味熏的他睁不开眼。
他感觉自己快哭出来了,一定是烟呛的。
“蠢狗你是在叫魂吗?”Archer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有些闷闷的,被钢板挡住了。他费力的搬动着钢板,从里面钻出来。
情急之下竖起的钢板挡下了强的冲击波,只是扬起的烟尘和爆发的火焰燎到了一点衣服,让Archer看起来有些狼狈。
实验室里火还在燃烧,伴随着小小的爆炸声。一路冲过来的库丘林看起来惨的多,流弹和飞射的碎片擦出了好几道血痕,脸上还带着伤。库丘林站在那里,眼睛有些红。他恶狠狠的盯了Archer一会,冲过去紧紧抱住了他。...


脸色苍白的寸头男性双手插在白大卦的兜里,愣了一会,开始在实验室慢慢走动。
他只是一名最普通的研究员,甚至因为少言寡语而有些受人排挤。就去了一趟洗手间的功夫,他被撤退的人落下了,他将陪着这所罪恶的地底机构埋葬在深处。
门外的枪声,惨叫声影影约约,好像渐渐的越来越近。
他不能在纠结了。懦弱又沉默的研究员仿佛下了某种决心,开始排线。
“把门打开!”实验室的化合钢门发出了被撞击的猛烈声响。
“fxxk!白痴!撞开它!”
他开始设置各种数据。
“突突突突突———砰!”
残破的门轰然倒地,达姆弹打中了罪恶的实验室中最后的反派,把他炸的和门一样稀烂——可是正义的利刃来的还是迟了点。
........................



废柴弱鸡
不会写打斗
见谅
我知道我好久没更新了....前文见主页很好找的
———————————————————-
“小心!”库丘林跃过来,飘起的蓝发像一道闪光。
他把Archer压在身下,一颗狙击弹在他们身边炸开。两个人极速鼓动的心脏声几乎交融在一起,Archer平复了一下呼吸,把库丘林推开,
“你不过来我也躲得过去。”
男人弯了弯他红色的眼睛,没说话,低头换掉因为干掉了狙击手而打空的弹夹。
“情况比我们估计的还要严重....”Archer拧了拧眉头,眯起冷酷的钢灰色眼睛,“这个情况,很有可能,不,他们这个军火走私绝对不会是「中等规模。」”
“是啊,”库丘林笑了一下,露出尖尖的虎牙,“即使有火力作牵制,突进...

嗨嗨看过来
这里要重新接这些了
感谢没有放弃我的小可爱们
我今年一定把colourful写完哦
占tag致歉

桂花开了香香的(´・ω・`)

天色不太好。
Archer放下书,看见太阳上慢慢拢聚云翳,他起身收下晾着的衣服。天快阴了,会下雨。
入秋的时节,桂花飘来一点静谧的幽香,若有若无。沙发上一个毛茸茸的蓝色脑袋动了一下,库丘林睡眼惺忪的坐起来,鲜艳的蓝色顺着脖颈垂落到肩膀和胸膛。
亮红色的眼睛先是茫然了一会,然后聚焦,蓝毛的大狗一骨碌从沙发上翻滚下来。“Archer------”被叫到的人微皱着眉头回过身,不客气的躲开了犬类热情的搂抱。
被躲开的库丘林撇了撇嘴,只好用视线浏览了一下同居人流畅的身形,安稳的坐在了一旁。影影约约的桂花香味飘飘荡荡的传过来。库丘林的眼睛亮起来,“喂喂这个香味--...

back

【colourful】❶⑧

街道挤挤挨挨熙熙攘攘,吉普车擦在人群里不时的激起几句骂声。

发动机嗡嗡的声响激荡在整个车厢,伴随灰尘扬起。

对面男人银白色的头发透过灰尘影影约约显着烟色,他低头专心擦着枪。库丘林拿下齿间的烟蒂,放到脚底踩灭。钢灰色的眼睛望过来,聚敛了眉头。

“没有事情做的话就整理弹药确认后勤,难怪你的任务完成度只有8。”“那明明是.....”幸运E,后半句话顿了一下,吉普急急的打了个弯,库丘林顺势揽住了Archer略微倾斜的肩膀。

“怎么了?”Archer问向司机,司机用当地方言回了句话,大概就是车祸绕路。

“坐标点大概旧街旁,入口似乎是废弃的工厂。”Archer...

三个字形容吧?考砸了。说真的我只会学习了啊,那么考砸了该怎么办呢。

no title

“我说,Archer,”蓝发的枪兵撑着脑袋看弓兵做着料理,“你的愿望是什么?拯救人类?”弓兵切菜的手顿了顿,“不过是被迫执行的工作,算不上什么愿望。”

枪兵换了个姿势趴在桌子上,“哈……说白了,你的愿望就是希望所有人都幸福吧?所以幸福是怎么界定的?”

“幸福,是[满足]吧?”弓兵把切好的菜整理归类,“人类正面的情感不外乎几种,亲情,友情,一切令人满足的情感。”他开始往锅里倒油。

“有道理啊,但你漏了吧?爱情呢?”枪兵懒洋洋的补充。
“多巴胺,苯乙胺,后叶催产素。有效期十八至三十个月。”弓兵的声音带上...

【colourful】❶⑦

突然跳场景别奇怪我在快进

“碰!”

[十环]

电子音这么报着。

      “差不多吧……”库丘林呼了口气,放下枪。“啊!前辈!前辈也来训练吗?”迪卢木多扯下湿漉漉的头发上盖的毛巾,热情的打招呼。

       “是迪尔啊,再过十天要出任务了老子就过来练练手……果然,安逸的生活过得太久了筋骨都松了啊。”库丘林熟练的把枪卸开又装上。...


【colourful】❶⑥

        “所以说玩的怎么样啊?”凛拧开一只唇膏在手上试了试色,“哦!就是这个!想要好久了一直买不到!谢谢了啊archer!”

        “不用谢,凛”archer帮凛收拾好杂物,“爱尔兰风景很好。”“那么眼睛呢?”凛抬起头有些担忧。archer凝视着少女,漆黑,艳红,海蓝,鲜艳的像玫瑰花,他微微柔和了神色,“不用担心,恢复了一些了,在向好的地方发展。”“啊,是吗,那就好……”凛松了口气,“真...

1 / 3

李肆

© 李肆 | Powered by LOFTER